今日副刊|大寒
2020-01-19 08:38:21   日照日报社
A+ A-

ee.jpg

大寒是二十四节气中最后一个节气。

每年1月20日前后,太阳到达黄经300°时为“大寒”。

这时寒潮南下频繁,是我国大部地区一年中的寒冷时期,风大、低温,地面积雪不化,呈现出冰天雪地、天寒地冻的严寒景象。

大寒分为三候:一候鸡乳;二候征鸟厉疾;三候水泽腹坚。三候时,水域能一直冻到水中央,冰又厚又结实。说明大寒的气温极低。

此外,大寒出现的花信风候为“一候瑞香,二候兰花,三候山矾(生于江南一带)”。亦可作为判断大寒来临的重要标志。

大 寒

徐晓清

大寒即来,冬天已老。

作为二十四节气的末位,大寒好比身经百战亦子孙满堂的退役将军,神情凛冽而内心饱满,却已无用武之地。

这是时令赋予天地的表情,成因复杂,不易更改。就像你很难让一位压根就不想买东西的看客,花掉一分钱;更不容易让一个抱有成见的人,在关键时刻递上一句公道话。

大寒年年有,不在三九在四九。按说,再也不会有比大寒更冷的节气了。但是,中国这么大,从漠河到曾母暗沙,就有近50的维度差。在同一个时空里,北方和南方的时令表现,一定会有差别。

现在,我居住的地方日照,是一座海滨城市,被称为“北方的南方,南方的北方”。这里的时令表现堪当标杆——该冷就冷,该热就热,恰恰就这么宜当。

在小寒已过、大寒将至的夜里,每一年的此时,我们都应该虔诚地遵从养生指南,仔细抵御阴寒之气的袭击。

按说,这节气是多么陈旧的事物,年年再现,岁岁如此。在二十四节气一个又一个轮回中,一茬一茬的人来来去去。

当然,在一个不甘平庸的生命里,会让每一年都与往年不同。那些混天撩日的愚笨之人,才是让时节不再新鲜的祸首。

历史如此漫长,而个体生命短促。一个人能经历一百多个大寒就是高寿。那位以“动物世界”闻名的主持人,没来得及熬过这一个大寒就离世了。他那特有的声音似乎还在耳边萦绕——“春天来了,万物复苏。又到了动物们繁殖的季节,山林的空气中弥漫着荷尔蒙的气息……”

小寒大寒,杀猪过年。

在辞灶的这天,日照城里正逢一个大集。

我在这个集市上结识了一个朋友。其实,我们是买卖的双方,却彼此客气,相互信任。

这天的集市跟以往有所不同。每一根大葱、每一棵白菜……每一袋白面、每一条鱼,都被赋予了庆祝的使命,张扬着喜气。

朋友对我说,“两桶海蛎子肉40来斤,不到一个小时就卖了。”他是日照山海天一带的渔民,老“赶四集”的,主要卖带壳的海鲜,以海蛎子为主,生熟都有。我是他的常客。

我没有买到朋友摊上的生扒蛎子肉。这种蛎子肉是从海边岩石上现扒的,属于野生,个小却多汁。煮熟后,肉变得更小,汤汁也更多了。汤汁鲜烈浓郁,远胜调料,必须兑水后才能用来做菜。疙瘩汤、面条甚至炖大白菜,都可以,鲜美无比。吃过的人会说,“连舌头都想咽下去了”。

“你看了吗?自天冷以后,这蛎子肉就发白了。”

“为什么?”

“肥了嘛。”

大集散了,摊位撤了,可热闹的余温依然在空中飘荡。年味浓了。

这天是腊月二十三,中国大多数地方的小年——也有在腊月二十四过小年的。关于哪天小年,在日照就有“官二十三,民二十四,要饭的二十五”之古语。

凡大器运行,必遵道守恒。天地受命于时令大道,绝不会受庸俗缠扰。放眼广袤中华大地,不管大江南北还是山之西东,都会在同一天进入大寒节气。

万物有序,四季轮回。

二十四节气是农耕文化的结晶,它们是关乎大地和天空,以及天地人间事物的中国时间。我们在使用这个时间时,能深切感受乡愁。

如今,居住在城市的我们,绝大数人不再种地,似乎时令是仅存于纸上的“遗产”。但若细细琢磨,城市人却仍然要靠土地养着。现代科技使我们对时令、气候、物候的认知,有了更精准便捷的方式,但这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依然令人着迷。

春生夏长,秋收冬藏。在天寒地坼的冬季,万物生机潜藏。到了一轮时节的最末,寒气逆极。可以想象,冬天走到这里,早失去了继续冷下去的耐心和窝藏的兴趣。此时,与我们生活关系密切的鸡,开始母爱泛滥,要孵小鸡了。

时令之于我们,看似是相互成就的关系,但显然是人类后知后觉,同时,又是由人类发现并总结而成。几千年前的大寒,几百年前的大寒,现时代的大寒,都起着差不多的作用。

对于时令节气,起初探索它们的头脑早已成灰,而迷恋它们的人依旧年轻。

每一种事物都有自己特定的时间。这话起因于哲学家所说——时间是物质运动的一种形式。如今,这特定时间的指针很快越过最后一格。是时候总结了。是时候展望了。

我似乎听到树根在地下索索伸展,又一个春天即将登场。

编辑:佘宗花
审核:厉敏        1
统筹:许静
热门推荐
留言
    
下载"主流日照"APP,查看更多留言
日照日报、黄海晨刊、日照新闻网、主流日照客户端、日照日报微信公众号、主流日照小程序等本社媒体发布内容中,注明来源为“日照日报”“黄海晨刊”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日照日报”或“黄海晨刊”。转载本社记者稿件需经本社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社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