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王”,在你最美的时刻,回望百年芳华
2019-11-07 09:16:52   日照日报社
A+ A-

未标题-1.jpg

千年银杏树 百年回望(下)

“树王”,在你最美的时刻,

回望百年芳华

日照报业全媒体记者 谢岩 通讯员 单雪刚

  就像是百年前的约定一样,无论是当年的拍摄者,还是收藏者,或者是普通读者,一定都有一个愿望吧:打开照片,让“树王”看一眼自己100多年前的样子!

  记者跟随日照市图书馆文化寻访小组在10月底一个晴朗的早上,来到浮来山,赶在银杏树最美的时刻,在树下展开照片,与“树王”一起回望百年芳华。

ck11071211.jpg

  蛋白老照片不宜在露天环境下长时间展示,这样会折损它的寿命,趁游客还不是很多,我们选择了东南方向,面朝西北方向,背光将这张老照片向“树王”进行了展示,并快速为“树王”和这张老照片面朝正南方向拍了一幅合影。

  这一张看似简单的老照片,其实信息量巨大,这次的寻访活动当然不仅是为“树王”和老照片拍合影。寻访小组还有更多重要任务——

100多年后,照片上还有哪些景物“今犹在”?

  刚踏入现场,就有组员尖叫:天哪!果然是它!

  来到银杏树下,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那块纪游碑:清顺治年间莒州知州陈全国感物咏怀的《题诗碑》,于顺治十一年(1654年)立。碑文分为序和诗两部分。序曰:“浮来山银杏树一株,相传鲁公莒子会盟处,盖至今三千余年。枝叶扶苏,繁荫数亩,自干至枝并无枯朽,可为奇观。夏日,与僚友偶憩其下,感而赋此。”诗曰:“大树龙蟠会鲁侯,烟云如盖笼浮丘。形分瓣瓣莲花座,质比层层螺髻头。史载皇王已廿代,人经仙释几多流。看来今古皆成幻,独子长生伴客游。”

ck11071201清顺治年间莒州太守陈全国纪游碑.jpg

清顺治年间莒州太守陈全国纪游碑

  应该感谢蛋白照片影像的优点,正如上篇所述,蛋白照片影像的层次极具空间感,影像的中间层次非常丰富,宽容度很高,导致影调非常的“漫长”。又由于一般是同底映像,也就是说底片多大照片就多大,所以细腻程度非常惊人,可以用放大镜仔细观赏。这是包括数码技术在内的现代摄影技术无法比拟的。

ck11071204.jpg

清顺治年间莒州太守陈全国纪游碑

  虽然老照片里那块石碑碑文已非常模糊,但是蛋白影像的细腻程度和丰富的层次感,还是让我们准确地锁定了它——这就是顺治年间陈全国的《题诗碑》:18行10列!甚至从老照片里,个别字词还能清晰地看出来。通过照片中景物和实物的对比,我们发现,这块石碑当年东西向位置基本接近现在位置,但南北方向略有不同,更加靠近“树王”;碑座不同,过去是普通简易碑座,现在是用石龟作为基座。

  最后,经过寻访小组的现场比对与分析,老照片上的老银杏树、顺治年间陈全国《题诗碑》和后面的大佛殿“今犹在”。

100多年前的那场大火存不存在?

  据传,早在100多年前,曾有香客引发火灾,蔓延到银杏树主枝空洞,连烧40日才扑灭。

  市图书馆文化寻访小组人员仔细观察了现场,毕竟100多年过去了,现场过火痕迹不明显。但研读这张照片,他们特别留意了银杏树主枝树干附近所有细节,确实发现了着火的痕迹,从主树干西南向到东南向,包括正南向确实有着过火的痕迹。

ck11071205陈家沟小学百年银杏树3.jpg

陈家沟小学百年银杏树现状

100多年,银杏树王有多少生长变化?

  在东港区三庄镇陈家沟小学,有一棵100多年的老银杏树。据陈家沟小学张校长介绍,此树树龄应在110年至140年左右,恰好与这张老“树王”照片的拍摄年代接近。

  我们借此对比一下,浮来山银杏树在这100多年间,有什么样的生长变化呢?

ck11071206.jpg

40年前的浮来山银杏树

  虽然有拍照角度、距离和设备等的不同,但通过现场比对,还是能看出,照片中浮来山银杏树的大部分树干都比现在略细1/3。可是相比这些细枝,浮来山银杏树那条伸向正东方向的主干却比现在的要略粗一些,这是一个令人不解的现象。

照片上其他四块石碑是什么内容?

  从现场看,浮来山银杏树附近现存的《鲁莒会盟碑》,系著名书法家武中奇先生1979年10月重游浮来山时所书。这块碑和现场另外两块碑刻,都是新碑,照片上的另外四块老石碑已不知所踪。

ck11071207.jpg

40年前的定林寺

  老照片长20厘米,宽15.6厘米,而已确证的那块顺治年间纪游碑高(长)93厘米、宽57厘米,根据此碑与正南向中间矮碑在照片上的间距、老照片的尺寸以及纪游碑的尺寸,按照数学等比公式,我们能推算出中间石碑:高(长)50厘米、宽40厘米;右一石碑:高(长)66厘米、宽53厘米。还可以估测出正东向北一石碑:高(长)100厘米左右、宽50-56厘米;南一石碑:高(长)80厘米左右、宽56厘米左右。老照片上这四块石碑去哪了?只能臆测:或许是被人为破坏了,或许是被抬出去架了桥梁、修了水库,亦或许被挪到其他位置重立了。如果将来可以找到这些石碑,哪怕是残碑断碣,寻访小组推算出来的这些信息也会为后来的学者提供重要的参考依据。

ck1107120840年前的大佛殿旧观.jpg

40年前的定林寺

市图书馆里还存有哪些银杏树老照片资料?

  地方文献作为各地最民间、最有特色的地方基因,是反映一个地区政治、经济、文化、教育、历史、地理、风土人情、人物传记、物产资源、名胜古迹等重要内容的文献资源。地方文献的收集、保存和研究工作是日照市图书馆文献资源建设的一项重要任务,近些年以来,市图书馆非常重视这方面的工作。

  这张浮来山银杏树的老照片在日照市图书馆的出现,吸引了诸多读者的关心。值此新中国成立70周年、日照市建市30周年,市图书馆又实时推出一套收藏已久的一组改革开放40年前的老照片,以飨读者,同时也供莒文化学者、林业部门工作者研究。

后记:

  李白诗曰:“穷溟出宝贝,大泽饶龙蛇”——四千年的“天下第一树”文化凝古厚重,古老的莒地孕育了一方灿烂文化,历次朝代更迭、战乱兵燹等诸多原因,使树王罹遭重创,却仍然披金烁黄,气度雍容。而今终逢盛世新猷、政通人和、干群同心,才让这些长年束之高阁、掩之箧笥的珍贵文献照片的现身成为可能,在秉持文化自觉和文化担当的文化工作者努力下,又恰遇文化的呼唤发自我们心中,才能使我们有缘“与”之交臂!

  实则,物之幸甚,我们之幸甚!


相关链接:
千年银杏树 百年回望(上)
百年前浮来山银杏树老照片现身日照图书馆

编辑:佘宗花
审核:王宗敏       3
统筹:李叶青
热门推荐
留言
    
下载"主流日照"APP,查看更多留言
日照日报、黄海晨刊、日照新闻网、主流日照客户端、主流日照微信公众号、主流日照小程序等本社媒体发布内容中,注明来源为“日照日报”“黄海晨刊”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日照日报”或“黄海晨刊”。转载本社记者稿件需经本社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社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