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我走吧|五莲:他日还来就樱桃
2019-07-11 08:55:24   日照日报社
A+ A-

2019 版面截屏 连版模板.jpg

开栏的话

  踏歌走九州,仗剑行天涯,可能是绝大多数人年轻时的向往,就算年龄大了,到远方走一走的愿望也很难消磨。以《走遍中国》为代表的游记类栏目,在中国大大小小的媒体上,都是排名靠前。每年都在大幅增长的旅游人数和收入数字,也都显示着旅游这一无烟工业的勃勃生机。

  行走在路上,便有情绪的起伏,思想的变化。把自己的所见所想拍下来、写下来,与更多的人分享,这是行走者的快乐,更是更多心有向往却未能到达的读者的快乐。作为一座文化旅游资源丰富城市的市民报,为外地游客提供更多的本地旅游资源,为本地读者推开更多的出行窗口,分享更多的旅游心得,是本栏目创办的初衷。

  从本期开始,跟我走吧。

ck07110813.jpg

他日还来就樱桃

张文重

  樱桃好吃,樱桃花好看,要是有一大片的樱桃花海,肯定会更让人心动。于是,便有了赴大旺赏樱桃花一行。

  大旺是个村名,在五莲县叩官镇,出城向北,约半个多小时车程。

  其实,这一次,我们是去了两个地方。除了大旺,还有驼石沟。按说驼石沟的名气要大于大旺,慕名前来的人也多,但我站在尚未绽放的杏花树下,行在两侧摊贩的叫卖声中,没找到应有的印象和感觉,故而,我只写写更原生态的大旺村。

ck07110811.jpg

  五莲县,小山城一座,因秀丽的五莲山而名,境内多山。山多自然山村多,山村如再依山傍水,再有点与众不同的景色,就会吸引久居钢筋水泥城市人们向往的目光。能够成行,当然还有因缘。

  周六,老友振国在游泳群呼吁群友们周日一起去大旺村赏花。倡议一经发出,就得到了大多人的呼应。我们这个群,脱胎于“爱上丝山”群,爱上丝山,顾名思义,是个爬山群。群里,聚集了几十个资深“爬友”,每逢周末闲暇,约在一起爬上个半小时的山,在蜿蜒的山道上吐纳一下憋闷了一周的呼吸,在林间溪畔吸吸氧,找找写点长短句子的灵感,亦或是凝视着骑行者的背影想想前行的付出与努力,总会让人有所启发。一来二去,爱上丝山成为了习惯,成为了坚守,成为了城市新的运动品牌。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爱山者,对水也会亲近。居于水运之都,守着这一大片海,想不入水也难。市里的游泳场所初兴时,我和老友振国、志刚就成为泳友一族,后来,因为“忙”,因为一些自己给自己找的理由,一放就是若干年。去年,被媳妇激励着,在十一月份又重操旧“好”,迄今已历五个月,游泳近七十次。

  慢慢地,游泳群也发展到了十个人,谁去游泳,便会信手拍张图片发于群中,打卡签到,互相监督,互相激励,很自觉。共同的爱好,健康的爱好,使这次大旺游立说立行组织了起来。

  三月,本身也是个赏花的季节。抵近时,远观大旺,看到一个置身于纷纷红紫、花气弥漫的小山村,居于半高处的五莲山系的怀抱中,鸡鸣犬吠隐隐若若,让人在远处便闻到光阴的味道,感受到质朴的恬淡,精神一下子抖擞了许多。

  大旺村地势较高,又处于五莲山系的怀抱中,背山面水,北风不透,形成了独有的“避风窝”气候。故而,这个村比其他的山村平均气温要高一点,樱桃花要早开个十来天,有“开春第一枝”的美誉。

  由于我们出发早,停下车进村后,游客还不多。沿着村内胡同向东走不远,一位坐在门前马扎上的老大娘,脸上沟沟壑壑的,写满了岁月。她看到我们这四家八口人时,笑眯眯地问我们从哪里来。当听到我们来自日照城里时,她夸我们起得早,如果再晚一会,村里的人就会满满的,路上的车也会满满的。

ck07110803.jpg

(特约记者 宋年升 摄)

  这位大娘坐处,就有一棵比较粗壮的樱桃树,正在怒放中。我们问她这棵树的树龄时,她想了想,说是大约二三十年了,语气不太肯定。她说,村里种樱桃比这个时间要早,开始时几家几户种,后来,你种我种,就越来越多了。

  放眼四周,小村很整齐,很干净,每家每户的院落前,都会有大小不同的樱桃树或其他果木,但樱桃占据了绝大多数。一些关在院子里的果木按捺不住寂寞,高低错落地向院外伸展出两三枝,忙着争奇斗艳。看到这场景,我不禁想起了曾客居多年的济南,号称“户户垂柳”的泉城。此时,“家家樱桃”应该比户户垂柳耐看些。

  进入南北大街后,我们直奔半山中的花海而去,很快就走到了山前村后。豁然开朗处,大大小小的樱桃树们向着晴空开出满山遍野的樱桃花,花团锦簇,蔚为壮观。置身于树间花下,抚着这如雪如玉、晶莹剔透的花,间或再接一片微风拂落的花瓣,淡淡清香扑面而来,时间恍若静止。

ck07110807.jpg

  相传,唐代诗人李商隐酷爱赏樱桃花,还专门写过一首七言绝句《樱桃花下》“流莺舞蝶两相欺,不取花芳正结时。他日未开今日谢,嘉辰长短是参差。”但他写的是黄莺蝴蝶嘲笑诗人不能赶上花开正好时看樱桃,既有着遗憾之情,又暗合着生不逢时的感慨。

  其实,花开也罢,花谢也罢,只是一种际遇而已。花无百日红,人无千日好,赶上了就多驻足流连一段时间,赶不上再背负着行囊向前。

  徜徉其中,我们走走停停,行行摄摄,与这片花海亲近着,浸润在樱桃花为我们送来的温暖中。不经意间,我们攀上了花海后的半山坡,俯瞰这些精灵般的樱桃树,我在想,我们国家正在加快美丽乡村建设步伐,那么,是否只有花儿,才能担得起美丽乡村之魂呢?

  从半山下来,我们又循着老路回返。我仔细看了看,感觉这漫山遍野的樱桃树应该是不同人家的,而且户数还不少,但树园与树园之间没有隔离,没有围帐,就这么开放着,任由行人在里面穿梭踩踏,甚至还有折枝者。

  在日照市中,五莲人的口碑是不错的。这个1947年才从莒县、日照、诸城三县区域中脱离后组建的小县城,民风淳朴,特别是位置偏远的山区,山民们更是敦厚善良。

  这一点,在回程的路上就有所体现。我们一行七八人,看到路两边地里已经结穗的“芽葱”,开始泛黄的苔菜,感叹村里的人们光忙着伺候樱桃去了,却没有注意这随处可在的商机。假如,他们将青菜摆上田间地头,很快就会被络绎不绝的游客们一扫而光。

ck07110805.jpg

(特约记者 宋年升 摄)

  说着说着,一位干活的农妇从地里出来,我们问她有无蔬菜卖时,她说她有几埂韭菜,论堆卖。在按照说定的数量割完后,她约我们到时来采摘大樱桃,一定会优惠。当听到我们有这个意向时,她跑到地里又割了几把韭菜添了进去。

  驱车离开大旺村时,向回望,小山村妖妖娆娆、本本分分地迎着南风立在那儿,像个小媳妇,又像个大闺女,似在倾述送别的忧伤,又似在呢喃重逢的渴望。

  樱桃花的花期不长,大旺村也不例外。村民们称,“五一”过后就可以采摘小樱桃了,大樱桃要稍晚些,但也要比别处早个十来天。

  对于满足口腹之欲来说,大樱桃更让人偏爱一些。一想起可以采摘大樱桃,让人不得不对下一次的大旺行充满了期待。


编辑:佘宗花
审核:孙翔宇       1
统筹:许静
热门推荐
留言
    
下载"主流日照"APP,查看更多留言
日照日报、黄海晨刊、日照新闻网、主流日照客户端、主流日照微信公众号、主流日照小程序等本社媒体发布内容中,注明来源为“日照日报”“黄海晨刊”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日照日报”或“黄海晨刊”。转载本社记者稿件需经本社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社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